166小说 > 真千金回来了 > 第 34 章 第 34 章

第 34 章 第 34 章

 推荐阅读:
     苏茉走完一步,单手撑着下巴等了一会儿,发现对面没动静,这才重新掀了眼皮子看向白羽。

  一眼便见坐在自己对面的少年,满脸通红又羞又恼的瞪着自己。

  惹得苏茉微微偏头,不解,“看什么看,不知道怎么走就认输当狗好了。”

  顿了顿又补一句,“反正你都是大嘴巴了,再增加一项也没差。”

  “你……!!”白羽气得不行,立刻低头拿了棋子“啪!”的一声走了一步,这才又抬头瞪向苏茉,咬牙切齿的说,“我才不会这简单认输呢!”

  “哦,意思是要狠狠教训你然后再认输才有意义吗?”苏茉点点头,“这样确实能让你更深刻一点。”

  顿了顿又掀了眼皮子,面无表情的冲白羽握拳,懒洋洋的比了个“加油”的姿势后,凉凉开口,“我欣赏你这种对自己痛下杀手的精神,放心吧,我会努力让你比实际更惨一点的。”

  怎么样?是不是很贴心,很善良?

  白羽已经被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坐在那儿不住的深呼吸。

  好半天后才冲苏茉吼,“你废话怎么那么多!该你走了快点!”

  苏茉依旧一副单手撑着下巴的懒洋洋模样,右手一抬却不像白羽想的那样是走棋,而是伸向放在一边的水果盘。

  拿了银制餐叉。

  白羽见状气,又移眼瞪向苏茉,正吸了口气要冲她大声吼,下一秒便被刺到自己眼前顿住的餐叉吓得憋气。就连已经到嘴边的话,都立刻闭嘴重新吞了回去。

  “你、你做什么?”白羽盯着餐叉,慢慢后仰躲开。

  苏茉掀了眼皮子看着白羽,看得他背脊微微发凉了这才淡淡开口,“今天我心情还行,多赚了点儿外快。就教你个江湖小规矩吧。”

  她顿了顿,餐叉慢慢往前一寸,明明没刺到白羽,却吓得白羽赶紧再次用力往后仰。

  避开那股子临面而来的刺痛感。

  就像……苏茉手上拿的不是餐叉,而是锋利异常的寒剑。

  而苏茉正慢吞吞的说完下半句话。

  “没本事就要少惹事,少惹事便能人没事。不然……”苏茉顿了顿,冲白羽笑了下,餐叉在手上一转,紧握在手后眼睛盯着白羽,看都不看一眼,手势狠辣的戳进果盘里。

  吓得白羽猛的睁大眼。

  动都不敢动,只有睁大的眼珠子,看着苏茉用餐叉插了一块水果,慢吞吞的送到嘴边咬了一口后,又垂眸伸手推了只棋后,这才又抬眸,看向白羽。

  淡淡提醒,“该你了。”

  白羽这才松口气,人一放松原本后仰的状态腰也跟着一垮,赶紧伸手撑了一下,这才没跌倒。

  他憋着气看了苏茉一眼,却不敢说什么,赶紧抿着唇走了一步。

  苏茉看着他走的,轻笑了一声抬眼看着白羽,用手上的餐叉虚空点了点他开口,“那么多路,你却偏偏挑了最蠢的一步走。”

  “少、少废话。”白羽硬着头皮顶嘴,“你管我怎么走。再说了……”

  他顿了顿,朝苏茉手上指着自己晃悠的餐叉看了一眼后赶紧收回视线,坚持最后的倔强,“你用叉子指着人也没礼貌!”

  光说别人谁不会啊。

  “嗯。”苏茉听了点点头,“你说得有道理。”

  白羽听了立刻得意,正准备微抬下巴拿出“我就说吧?”的架势时,便听苏茉慢吞吞的吐出下半句话,“不过我可以,你不行。”

  “?!”白羽听了立刻不服,“凭什么?!”

  “因为我有本事,而你。”苏茉指指自己,又指指白羽,“本事不够。”

  这么简单的道理居然还要人说这么明白了才懂,真是蠢。

  苏茉摇头,相当嫌弃。

  “别废话了。赶紧下吧。”苏茉见白羽一脸不服还想说什么,先一步出声打断他,“赶紧在十步内结束这一局。”

  十步?!

  白羽冷笑,拿了棋子“啪!”的一声落下。

  十步内输给你,我白羽跟你姓!

  另一边,听完白屈连细细分析清楚,恍然大悟后的白盛柏陷入自我懊恼。

  “原来我们这两年……就都让茉茉失望了吗。”

  白屈连见他这个模样,心里也不太好受。

  “我也是想了许久,才想通的。如果小茉真是从前她表现出来的样子,那之前我给她的一千万,她根本就没有任何理由还给我。”

  “唯一能解释这前后矛盾的,也只有这点了。”

  白盛柏低头听着,眉头微蹙。

  白屈连见状,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想了想又开口“不过你也不用太难过,我看……这事也不是完全没有转机。”

  白盛柏听了连忙抬起头来,眼神灼灼,“真的吗父亲?!”

  茉茉真的还会给自己机会吗?!

  “你看,要是她不乐意,怎么会还来家里吃饭?而且就说刚才吧,她还愿意和你下棋不是吗?”白屈连顿了顿又补充,“还特意让着你,让你赢。”

  “?”白盛柏听到这微微疑惑,“父亲,可是我觉得我和茉茉水平差不多。”

  “……”差不多你个鬼!

  白屈连没好气的白了白盛柏一眼,“那是你不清楚小茉的实力!”

  “可是我还是觉得……”白盛柏在这件事上觉得自己有话要说。

  但很显然白屈连不是很想听,挥手打断他的话头后继续开口,“总之,看小茉刚才的表现,你还是有机会的。”

  原来是这样。

  白盛柏恍然得点点头,顿了顿后又看向白屈连,一脸“我明白了”的表情,“所以刚才父亲是故意让茉茉和我下的对吧?”

  “嗯。没错。”白屈连点头。

  白盛柏满脸感动,看着白屈连半响后才又开口,“父亲,这几天我会每天来陪您的。”

  “?”白屈连不解,看向白盛柏,“你工作那么忙,用不着特意挤时间来疗养院。”

  他很忙的,最近因为小茉的关系,陈老头和孔杰每天都轮流着和他下棋。白老爷子对自己的退休生活感到很满意,不希望被打扰。

  但儿子这么有孝心也不好说得太无情,只好委婉一点。

  “没事。”白盛柏笑,“这段时间公司的各项合作都进行得很顺利,每天抽一小时的时间来陪您下棋,完全没问题。”

  “???!!!”

  白屈连呆,半响后才勉强回神,一脸“我年纪大没听清”的表情,看着儿子试图详细问,“……不是盛柏,你是说……要每天抽一小时陪我下棋?!”

  “是啊。”白盛柏点头,“您今天为了让我和茉茉增进感情,特意让给她。我当然应该陪您多下几局,弥补回来了。”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www.166xs.cc

  而且他刚才和茉茉下了几局,明显感到棋艺进步了呢!

  白盛柏坐直,并挺起胸膛。

  “???!!”

  白屈连呆的时间更久了一点,有些恍惚的又问了一句,“还……连着好几天?”

  “嗯!”白盛柏笑眯眯的点头。刚点两下便发现白屈连看自己眼神不太对,不由疑惑的又喊了声“父亲?”

  不解的眨眨眼。

  ……孽子!!我现在就回疗养院找你对家公司的爹去!!!

  可恶,想当年他可是费了老鼻子劲儿才勉强对付完那群老头子,怎么他们的儿子这么不争气,居然让盛柏轻松到有时间来疗养院找自己下棋了?!

  不行,这么可怕的事绝对不能让它变成现实。

  老谋深算的白老爷子,双眼微眯,心中自有城府。

  白盛柏?

  白盛柏坐在那儿看着白屈连那模样,不敢随意开口,就怕打断了老爷子的思绪。

  看他眉头紧蹙的模样,想来事情不小。

  白盛柏看着老爷子,在心里默默点头,轻手轻脚的拿了茶壶,又给白屈连倒了杯茶。

  刚放下茶壶端起自己的,便发现苏茉从小偏厅走了出来,身后跟着垂头丧气的白羽。

  白盛柏见状赶紧放下自己的杯子,笑吟吟的冲苏茉招手,“茉茉快来坐,喝杯茶。”

  一面说着一面已经拿了一旁的杯子,给苏茉倒上,并恰好在她坐下的时候放在她面前,笑得讨好又殷勤,“快尝尝,这茶味可正了。”

  苏茉点点头,端了茶杯喝了一口。

  倒是白羽,一屁股坐在一边等了几秒,见白盛柏看都没看自己一眼,扭头便将茶壶放下了,忍不住睁大眼。

  “爸,我的呢?!”他看看自己空荡荡的跟前,再看看一旁的苏茉,最后看向白盛柏,理直气壮,“我也要喝茶!”

  正打算起个话头和苏茉拉近感情的白盛柏,话都还没出口便被白羽打断了情绪。

  啧了一声没好气的瞥了儿子一眼说,“茶壶、茶杯就在那儿,你自己没长手不会倒啊?”

  说完还白了白羽一眼,但等一转脸看向苏茉时,又是温和的小模样。

  气得白羽坐在那儿呆了一会儿,“哼!”了一声茶也不喝了,“呼”的一声站起来,就去找孙名眉了。

  脚步重重,恨不得将家里地板踩出几个坑来。

  倒是苏茉,在白羽和白盛柏斗嘴的时候,瞄到一张随手放在一旁的宣传单,被上面的“全国”两字吸引,拿起在那儿细看。

  一目十行后视线又回到标题上,念了出来,“全国跳绳大赛?”

  “是啊。”白盛柏一听来了精神,觉得自己今天随手带回来的东西,竟然拿对了。

  见苏茉感兴趣,立刻解释给她听,“是我们公司赞助的运动项目之一,今天专门送了许多东西来,我就随手拿了张宣传单。”

  顿了顿后像是想到什么,又连忙开口,“对了,这比赛还差个代言人,不如我跟公司说一声,让你来代言怎么样?”

  说完还真打算起身,准备去打电话。

  这么积极热情,让苏茉愣了一下。但随即回神叫住白盛柏,“不用了,我对这个不是很感兴趣。”

  “啊?这样啊……”白盛柏有些失望,顿了顿不死心又问,“真的没兴趣吗?不用替爸爸感到为难,这代言人嘛,也就是一句话的事。很简单不麻烦的。”

  “真的不用了。”苏茉说,将那张宣传单随意的放到一边后又说,“我现在高三呢。”

  ……对,差点将这件事忘记了。

  白盛柏轻拍额头,略显懊恼。

  赶紧再接再励,“那茉茉,要是你哪一门想专门补课也行,告诉爸爸,爸爸给你安排名师。”

  “……?”苏茉静静的看着白盛柏,见他眼神灼灼,满脸期待。眨眨眼后才略显迟疑的慢慢点头,“谢谢,有需要的时候……再告诉你?”

  得到这么一句话的白盛柏已经很高兴了,又催促苏茉喝茶后,这才端起自己那份喝了一口。

  入喉瞬间立刻“唔?!”了一声,惊异的低头看看茶杯,连忙咽下口中的又喝一口细品。

  满足的喟叹后看向还在想“大事”的白屈连,满脸赞叹。

  没想到父亲泡茶的手艺,现在居然这么好了。

  坐在一边的苏茉垂眸喝茶,什么都没说。

  正在这时,白羽的声音从一旁传来,“姐!你终于回来了!”

  那语调,好像总算盼到了和自己统一战线的亲人。

  白盛柏听了,扭头看向苏茉,笑着说,“是月儿回来了,再过不久是你们舅舅的生日,她跟着名海学了好几年的棋,所以送的礼物更上心些。”

  “走茉茉,我们一起去看看月儿准备的什么。”

  苏茉点点头,扶着白屈连起身。跟在白盛柏身后时,还偷偷凑近白屈连低语,“……爷爷。”

  “嗯?”终于回神的白屈连应声。

  “他……今天怎么这么热情的?”苏茉看着白盛柏的背影,很是困惑。

  白屈连听了,一联想到刚才白盛柏说要连着好几天去找自己下棋,便暗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,“……别管他,肯定是最近公司事太少闲的。”

  顿了顿又补充,和苏茉继续嘀咕,“你放心,我回去就给他安排上。”

  让你工作少想跑来找我下棋!

  白老爷子怒瞪儿子的背影,恨恨。

  谁也别想试图破坏老人家美好的退休生活!!

  “……?”苏茉在一边看着白屈连,视线在他和白盛柏之间来回了几次后,这才收回视线耸耸肩。

  不想提醒白老爷子在说“安排”两字时,是多么的阴险狡诈,甚至有些卑鄙无耻。

  不过……那个跳绳大赛她还挺有兴趣的。

  刚才已经一目十行将上面内容都记得清清楚楚的苏茉,已经决定等会儿就上网报名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白老爷子不仅自我攻略完毕,顺便还捎带上了儿子。

  白盛柏恍然得点点头,顿了顿后又看向白屈连,一脸“我明白了”的表情,“所以刚才父亲是故意让茉茉和我下的对吧?”

  白老爷子面无表情:是,但我也是真的不想跟你下。你不要那么感动!收起来!不要来疗养院!你走!!滚呐!!!

  一世时光扔了1个地雷

  读者“陈曦香辣鸡腿汉堡”,灌溉营养液95读者“joanna璟”,灌溉营养液20读者“緋妤”,灌溉营养液6读者“天晴无雨”,灌溉营养液1

  づ ̄3 ̄づ╭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