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6小说 > 真千金回来了 > 第 34 章 第 34 章

第 34 章 第 34 章

 推荐阅读:
     (泥丸继续求票票,三江推荐马上要结束了,票票严重不足.)

  青霞门的老少弟子都被那清洌可口、醇香醉人的“剑南烧春”给灌醉了,第二天直到铁二嫂把小米粥都热了三遍,大家才起身。

  苏耀已经相信,那晚从“天上”飞来的李玄,绝对不是一个凡人!莫非是祖师爷显灵,老天给我青霞门送来这样一个炼丹神童?想到祖师爷,苏耀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。

  等到大伙都喝了两三碗热气腾腾的小米粥,苏耀清了清嗓子道:“嗯……都吃完了,趁着大伙都在,今天我要宣布一件重要的大事!大伙都看见了,这小玄子入我丹鼎门才一个多月,先是捣弄出了风匣子,后又造出了那指南罗盘,最让人高兴的是造出了我青霞门独有的火柴,如今又能从抽砂炼汞中举一反三,造出烧酒,还弄出了酒精和香精,如此聪明灵性,恐怕真是我青霞门百年难遇的炼丹奇才!”

  他顿了顿,大伙也都暗暗点头。李玄这八位师兄中,大师兄苏槿在山下行医,六师兄陈会平日里多在为师门理财,二师兄铁良专攻铁冶,三师兄黄庸专攻草木制药,五师兄林瓒精于匠作,七师兄苏柯是个书虫,死啃经书,实践经验尚浅,八师兄土根入门不到一年,还只能干些挑水砍柴拉风箱的力气活儿,真正对炼丹有心得的,只有四师兄凤磊了。可惜这凤磊的脑袋像他的名字,是比木头还硬的石头脑袋,守着师们旧法,循规蹈矩,不敢稍作变更。如今这李玄入了门,自然显出了他的灵机过人,不仅是苏耀,就连其它的师兄,也都觉得李玄是师门中最杰出的、最有前途的炼师。

  “小玄啊,今天为师就把我丹鼎门的来历传承给你一一讲明,你可要记清了,今后发挥光大我青霞一派,可就要靠你了!”

  李玄见师傅说得如此郑重,忙应道:“弟子谨记在心,须臾不敢忘之。不过,众位师兄入门较早,功力也比我深,我还有许多不明白的呢,这振兴师门的重任,我可不敢挑。”

  “嘿嘿,你个娃儿倒知道好歹,不错!不过你也不用担心,为师只是觉得你有些灵性,才要让你多担待些的。”苏耀笑道,他对李玄的态度十分满意,好娃子,尊师敬长,难得的品性啊。

  其实几位师兄对李玄倒完全没有什么嫉妒之心,山间修炼之人,日出而炼,日落而息,世间的种种人情冷暖、勾心斗角的心思,早已是淡淡的了。李玄入门时日虽短,但做的事却是有目共睹,所以大家反而为师门出了这个不世之材而感到高兴。

  “我青霞派丹鼎门,皆奉东汉魏伯阳真人为创派祖师。魏真人著《周易参同契》,以大易、黄老以论炉火之事,此后所有丹派,皆尊奉此书为‘万古丹经王’。伯阳祖师当年撮集‘火记六百篇’,也就是汉以前六百家炼丹书,才撰成了《周易参同契》,其功至伟。魏真人炼丹于天姥之巅,丹成,服而飞仙。魏真人下传六弟子,其中一人,便是我派最为尊崇的狐刚子大师。”

  狐刚子?李玄对狐刚子这个名字完全陌生,好像历史上没有人提到他啊,听起来到更像一位大侠!

  “狐刚大师乃百年不世出之炼丹奇才!他首创铅汞大丹论,以铅入丹,并传下九转铅丹大法。这还不奇,最奇的是,狐刚大师乃是天下第一黄白师!化炼金银,变化黄白,这是千古之秘术!全在五金上下功夫。而我青霞门,则是狐刚子所传最大之一脉!”

  李玄听了大感兴奋。他对炼丹术已经初窥门径,知道所谓的“五金八石”是炼丹的主原料,其中八石,主要为炼丹所用。而五金,则是黄白术所用。炼丹求长生,黄白则是点化金银,那就是传说中的‘点铁成金’啊,把这门手艺学会了,在后世那可不就等于把印钞机搬回家了嘛!李玄如何能不兴奋?

  “狐刚大师是东汉之人,比起那创立五斗米教的张陵张天师还要早上十年呢。所以我师门的渊源,绝不比那青城山顶的天师洞晚。只是彼等重道,以教行天下,因而能够信徒云从,成为道教。而我丹鼎门则重术,只在山中钻研还丹术与黄白术,故未能为世所知。我门中弟子须记,我等是为了证求变化之术,才隐居山林的。”

  李玄听明白了,原来自己的祖师的祖师爷在东汉时期比张道陵还牛。只不过走了不同的道路,一个是在外面拉帮结派搞道教,一个是在深山里埋头烧炼。

  “狐刚子云游天下,行无定踪,遇见有缘之佳弟子,便传授一二丹法,后世人皆尊之为狐刚大师,竟然不得其所居何处。后来,庐江左慈左元化,得了狐刚大师的真传,隐居天柱山,炼成黄白之术,曾游走于曹操门下,名声大著。左元放三传而至我青霞门祖师,即我曾祖青霞子,讳元朗,隐于此青霞洞中,这才有了我青霞一门。人丁虽少,但也算是传了三代。”

  左慈那家伙李玄知道一点,三国里面有的,是个方士的角色。弄了半天自己到成了他的徒子徒孙了。这不打紧,师傅快把那紧要的说出来啊,什么黄白术!那东西好!李玄急不可耐,可偏偏师傅此时打住了关子,端起茶碗来。

  众师兄也在期待,虽然师门的故事他们听了不止一遍了,可显然今天师傅的做派大异寻常,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宣布。

  “柯儿,去取那金匣来。”苏耀吩咐道。

 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“金匣书”?李玄差点要跳起来了。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www.166xs.cc

  师兄们也个个引颈而待,什么金匣?师傅可从来没提到过啊。这苏柯,嘴也够紧的,什么宝贝,这么神神秘秘地藏在洞里,竟然没人知道!

  苏柯捧了个古色古香的匣子出来,李玄一看,原来是描金漆盒!黑底红边,盒面盒身俱用金线描了穆天子龙车飞天的图案。原来这就叫金匣,师傅也真蒙人。

  “此匣所盛,乃当年狐刚大师亲手所书丹经五卷。当年狐刚大师飞升之时,立下遗训,门中弟子,非正心诚意,修炼大丹者,非资质超群,能出神入化者,不传。轻炼此法,大祸必降!只有遇到百年不出的良材,才可开启此匣,炼其丹法。故先父与我,俱未敢亲启此匣,如今……”他说着向李玄看了一眼。

  李玄一个哆嗦,内心有如鼎沸。天下第一黄白师的秘传经书,就这样落到了自己的手上?

  “小玄,为师就将这金匣书交给你了!盼你能依经修炼,炼出大丹来,让我青霞丹道大放光彩!”

  李玄感到了一种巨大的压力,他不由自主地扑通跪到:“师傅,徒儿定当竭尽全力,不负师门重任!”

  这不仅是青霞门的重托,在李玄心里,他甚至把它看成整个炼丹历史的重托。这一刻的庄重,早已淹没了他心中的窃喜与轻佻,他只觉得一股豪气充塞胸臆,这是一种历史使命!

  苏耀看着李玄接过金匣,心里也是松了口气。这小子,一定能行!他的机智灵性,已经无庸置疑。可贵的是这小子见钱不眼开,居功不自傲,还有生意头脑,这样的徒弟,应该是能够放心的,也应该是能够担得起这担子的。

  这青霞门,其实就苏元朗和苏游两代人而言,只是重点修炼了五金中的两金:铁和锡。苏元朗是在“锡”上下功夫,制出了神奇的摩镜药:玄锡。苏游则是在“铁”上下功夫,创出了“包治百病”的胤丹。而到了苏耀这一代,也许是天资不高,他竟然没能另创新的丹法,而只是在祖父和父亲的基础上做了个“守成”的掌门人。

  如今天上掉下来个小玄子,看来一切都有可能改变,而且已经在改变了。

  李玄小心翼翼地打开那匣子,只见五卷锦帛整整齐齐地码在里面,他缓缓将那第一卷展开,只见密密麻麻的隶书,原来是黄帛隶书!

  幸好李玄后世学过书法,还临过许多帖子,否则可就臭大了,连字都不认识。

  李玄看着那一笔笔结构工整、头尖脚肥的隶书,心里这个高兴!光这书法,在后世就是无价之宝啊。

  他仔细看去,只见这第一卷第一列的书名是:《五金粉图诀》。

  李玄知道,翻开这卷经书,他就要走进炼丹术另一扇神秘的大门:黄白术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