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6小说 > 真千金回来了 > 第 35 章 第 35 章

第 35 章 第 35 章

 推荐阅读:
     李玄现在总算明白了那些很“牛”的古人常说的一句话:“藏之名山,以待后人!”这里面,透露出孤芳自赏,不被世人理解的寂寞。可是,这些真正的能够改变人类的实践和思想,藏在深山里,万一没有能被后人发现并理解,那将如何?那就会被永远的埋没。悠悠千年,也不知沉埋了多少杰出人士的闪光思想和伟大贡献,炼师,作为这个群体的主流,常常不能被人理解。人们虽然崇拜,但却只能看着他们的身影,缓缓消失在“云深不知处”。

  太傻了!功成身退,名隐深山,有谁能知道,有谁能理解?李玄心想,我来到这个世界,便是要将这些藏在名山的东西,发掘出来,推而广之,造福世人!

  李玄发了一通感慨之后,才发现洞里的师兄们都看着自己。知道这《五金粉图诀》自己一下子是弄不明白的,一定要细细研读过以后才能开始试炼。师傅已经下山去寻找一个合适的地点,准备开一座造酒坊,烧制“剑南烧春”了。这么好的生财之道,谁也不会视而不见。

  李玄当即跟众师兄商量,把山上的人分成了三组。二师兄铁良和五师兄林瓒,加上土根,三人研究造一座新型的炉窑。因为炼钢炼铁烧瓷烧玻璃,都需要一座能够达到极高温度的熔炉。其中关键的问题是要先找到耐火材料,所以李玄让三人从洞中现存的矿石及各种陶土中筛选,先用小炉试烧,找到相应难以烧化的材料。

  黄庸则专门寻找一些带有香味的花,浸泡后用新制的蒸馏器提炼,继续找到不同香型的香精油。

  李玄自己则仍与苏柯、凤磊组成三人小组,专门研究那五卷经书中的黄白术。

  众人都觉得这样分工挺好,分头便去忙碌。可怜年龄最小的李玄,反而成为分派任务的“大师兄”了。

  李玄的三人组首先进行文字工作,把《五金粉图诀》的第一卷,先用楷书抄写一遍,然后分析其内容。李玄毕竟是个文科生,弄点诗词古文还凑合,可是要让他很快地理解这些像天书一般的炼丹经书,急切之间,总还有些困难。因为书中所写的各种药名、地名、器具的名称,完全让他一时摸不出头脑。

  “有空一定得编一部炼丹辞典!”他心里暗暗发发誓。否则谁也搞不清楚水银有十几种别名,而有些重要的东西,都用隐语。比如“庚”就是指“金”,炼师们的思维实在是有些古怪,非要绕几个弯子才行。

  看了半天,还是在苏柯的帮助下,李玄才终于明白,狐刚子在第一卷中记载了金银矿的找矿方法、采矿及提炼技术。这第一卷,根本就不是变化金银的,而是真金白银的从天然矿石中提炼。

  这真是一位伟大的实干家,他跋山涉水,遍访山川,记下了许多金矿和银矿、铁矿、铜矿的地理位置,甚至怎样判别矿藏的大小,识别真假。

  “其金矿若在水中,或在山上浮露出形,非东西南北阴阳质处而生,大小皆有棱角,青黄色者尺是铁性之矿,其似金,不堪鼓用。此乃愚人金也”。

  “愚人金?”李玄觉得古人有时真的很搞笑。咋不说愚人节呢?老祖师啊,你不是弄了本经书来愚弄一下我的吧。

  苏柯在边上指着这“愚人金”三字道:“此亦为‘金牙石’,其下有‘自然铜’,非真金也!”

  再仔细看下去,才发现狐刚子绝对算是个伟大的地质学家加矿物学家。他不仅描述了找矿的方法,还给出了如何从金矿中提炼纯金的方法,分为三种,一种是“出水金矿法”,李玄估计那一定是从水里淘出来的沙金的提纯之法。另一种是“出山金矿法”,就是将山中开采的金矿提纯的方法。用了很多种药物,如胡同律等,李玄根本不知它是何物,只好跳过不看。

  第三种是“作炼锡灰坯料炉法”,李玄实在是看不懂,倒是凤磊看了后说:

  “此法原来是传自狐刚祖师啊,今日所言的‘灰吹法’,乃是提炼金银的不二法门啊。”

  李玄可不知道什么叫“灰吹法”,如果他是个搞科学史研究的,也许就会知道,这种方法,不仅古希腊人在用,而且在中国,也一直沿用到清朝。

  “此‘炼锡’非锡,实乃铅也。以铅与金银先合,去掉杂物,再使铅熔去,留下真金银。祖师爷真神人也。”凤磊毕竟有炼丹经验,他一眼便看出了这灰吹法的奥妙。

  听他这么一说,李玄也有些似懂非懂了。铅的熔点很低啊,先跟矿石中的金银结合变成合金,会沉到炉底,上面的矿渣便是杂质了。再把这铅与金银的合金重新炼过,在灰坯中分离开来。实在是很聪明的做法。

  由于没有金矿银矿石来试炼,这些方法只好跳过。李玄幻想着将来,能组织起一支考察队,对狐刚子记载过的地点去勘察一遍,说不定会找到较大的金银矿,那该多过瘾!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www.166xs.cc

  李玄三人再往下看时,看到了“石胆具蚀气,炼之,入万药皆神!”这样的字眼。

  “什么是石胆?”

  凤磊随手从药罐里取出一块石头,递给李玄,道:“这便是石胆了。此物本草经又名胆矾,方家多称为棋石、立制石。”

  李玄只觉这石头入手很沉,颜色青绿,还有些纹理,看起来十分漂亮。

  再看那经书中的文字“炼石胆取精华法”:

  以土垒作两个方头炉,相去二尺,各表里精泥其间,旁开一孔,亦泥表里,便宜精薰,使干。一炉中著铜盘,使定,即密泥之。一炉中以炭烧石胆使作烟,以物扇之,其精华尽入铜盘。炉中却火yao味待冷,开取任用,入万药,药皆神。

  三人研究了一会,觉得这法子极其简单,当下便决定一试。

  两个粘土做的方头炉很快做成,全部用六一泥细细泥过,然后架火烘开。其中两炉中间,也是用了陶管,内部全用泥泥过。

  李玄道:“这好像是既济炉的法子啊,凤哥你看,这是不是跟抽砂炼汞的法子有点像呢?”

  凤磊点点头道:“不如先试炼一次,如果能成功,以后可改为既济炉法”。

  他转身取了几大块石胆,打碎了直接便铺在木炭上,点了火,用小风箱鼓风,根据文中的描述,是‘以物扇之’,所以在主炉的侧面开了个口,可以看到石胆在炉中果然被烧得冒起白烟,李玄忙扇了几下,让那烟气进入了连通两炉的陶管之中,另一个炉子是密闭的,看不到结果。这样炼得那几块石胆都烧得完全变成了粉末,才熄了火。

  等炉子冷了,才小心地把另一个密闭的炉子打开,只见那铜盘里面是一种浓浓的液体!

  “这便是石胆的精华了?”三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知这炼出的是什么东西。

  “狐刚祖师说这石胆之精,可以入万药,变化五金,莫不是那点化金银的‘丹头’?”凤磊道。

  “可这明明是水啊!”苏柯说着便要用手去试试那水有何异样。

  “别动!”李玄一把拉住他,他感觉这里面有些蹊跷,好像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,有些刺鼻。

  “既然是能变化五金,那何不试试?”凤磊说道,转身拿了一根细细的铁片,伸进那铜盘里慢慢搅动,这时三人都闻到了奇怪的味道。

  他将那铁片取出来一看,“啊?”三人俱都惊叫了一声!原来那铁片变色了!变成了铜的颜色!

  “这是丹头,可以点铁成铜啊!”凤磊和苏柯大叫道。

  李玄抽了抽鼻子,再看看那液体,猛地一拍脑袋,叫道:“这是硫酸啊!”

  “什么硫酸?硫黄怎是酸的?”苏柯大眼瞪小眼地看着李玄。

  “这是丹头,这就是丹头!”凤磊也激动起来。“祖师教人先炼出这丹头,便可变化五金,点铁为铜,再化铜为银,最后变成黄金!”

  李玄不理他们,只顾自己苦思冥想。

  “石胆之精华?对,石胆便是硫酸铜,含有结晶水,所以是青绿色还有纹理,一加热,便分解了,产生了水汽与硫气,也就是氧化硫吧,一起通过管子进入铜盘,变成了硫酸。硫酸中加入了铁,而铜盘中的铜又与硫酸铁发生了置换反应,所以铁片上面沾染了铜!”

  李玄用他那点可怜的忘得差不多的中学化学知识,把其中的反应过程推想了一遍。

  没错,这就是干馏法抽取硫酸!

  “哈哈哈,又一种很牛的物质弄出来了!”李玄放声大笑。这石胆之精,肯定就是硫酸,有了硫酸,这炼丹术还不知道如何向前发展呢!

  凤磊和苏柯同样很激动,因为他们认为那神秘的点化万金的“丹头”已经炼出来了。

  “两位师兄,不忙高兴。先将这炉法改一改,看如何才能抽取更多的石胆之精。另外,想法让六师兄出去收购石胆,有多少要多少!”

  (继续求票,请大大们支持!)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