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6小说 > 真千金回来了 > 第 35 章 第 35 章

第 35 章 第 35 章

 推荐阅读:
     “小心点,别磕碰到了。”白月儿刚指挥着白家下人将东西放到茶几上,白盛柏的声音便从身后传来。

  白月儿听了转身回头,看见白盛柏有些惊讶,“爸,您回来啦?”

  说完眼神微移,看见跟在白屈连身边的苏茉时,笑容淡了一点,但下一秒便冲白屈连一脸乖巧的喊了“爷爷”,等白屈连点头后,才又看向苏茉,笑着打招呼,“小茉。”

  苏茉点了下头,并未和白月儿多说什么。

  倒是一直站在礼物前,对里面的东西很是好奇的白羽,在左看右看后,终于没忍住扭头,看向白月儿问,“姐,你给舅舅到底准备的是什么礼物啊?打开看看?”

  说完就伸了手。

  白月儿见状,“嗳?”了一声赶紧抓住他的,嗔怪的轻瞪他一眼说,“小羽你别乱动,小心弄坏了。”

  “哎呀,看一眼不会坏的。”白羽撺掇着白月儿。

  白月儿心里有些不乐意,正准备说点什么避开时,白盛柏看了苏茉一眼后,出声附和。

  笑吟吟的对白月儿说,“月儿,打开看看吧。我也挺好奇的。”

  白月儿一听,刚点头准备笑着说一句“既然爸爸这样说了,那我就打开吧”时,便听白盛柏又说

  “刚好也让茉茉看一看。”

  顿了顿又看向苏茉,“茉茉也好奇吧?”

  ……茉茉?

  白月儿笑容未变,带眼神却冷了一下。在心里将这两字品了又品,这才看向苏茉。

  眼神过于明亮。

  她只是不在了这么一会儿而已,苏茉就让爸爸开口叫她“茉茉”了?!

  找时间她得问问白羽。

  白月儿摁下心中不快,点点头后又看向白羽说,“小羽,不如一家人一起看吧?妈妈呢?”

  “我去叫!”白羽听了,立刻去叫孙名眉。

  白月儿收回视线,看向苏茉说,“小茉,不如……你和我一起打开?”

  她语气温温柔柔的,但心里却有其他盘算。

  等会儿找机会,让苏茉不小心摔了东西,到时候自己再说没关系,小茉不是故意的,她看苏茉还能

  “你开吧。”苏茉站在白屈连身边没动,顿了顿又看向白盛柏,将刚才没机会说出口的话,现在对他说,“其实我不好奇是什么。”

  ……咦?!

  白月儿脸上笑意微僵,有些错愕的看着苏茉。

  “啊?茉茉你没兴趣啊。”白盛柏也呆了下,但随即觉得没什么,完全是不重要的小事,点点头后便看向白月儿说,“月儿,那就不看了吧。反正茉茉不感兴趣。”

  白月儿暗咬了下牙,但深缓的吸了口气后继续扯着笑脸,柔声开口,“……没关系,小茉不怎么感兴趣,可小羽还想看啊。而且,他都去叫妈妈了。就打开看看吧。”

  说完便转过身,作势拆礼物。

  但实际上却是借此避开三人的目光,不让他们看到自己再也挂不住的笑。

  这个苏茉……

  白月儿盯着眼前的箱子,一面紧抿了唇微微用力拆开。

  另一边,白羽正拉了孙名眉让她快跟自己去看白月儿的礼物。

  孙名眉任由他拉着自己,语气纵容略带嗔怪,“哎呀,你这孩子急什么呀,你姐姐买的礼物是给你舅舅的,又不是给你的,你这么好奇做什么。再说了,东西就在那儿,又不会长翅膀跑了。快别拽了。”

  “哎呀妈,你的好奇心还没我重呢。”白羽埋怨,“这是姐姐第一次给舅舅这么慎重的准备礼物,你就不担心她送的东西,万一是舅舅不喜欢的呢?”

  “怎么可能。月儿又不是你,她送的东西名海绝对满意。”孙名眉语气笃定,顿了顿又说,“月儿可是跟在你舅舅身边学了好多年的围棋,这点喜好我相信她还是清楚的。”

  白羽听得翻白眼,“是是是,总之快跟我去看吧。”

  孙名眉笑,正要开口又说什么时,话还未出口便被茶香吸引,猛的顿足不说,还一下子扭头朝茶桌上看去。

  “这茶……”孙名眉惊疑不定。

  虽说茶的品相已经随着茶汤冷去而稍有逊色,但就是因为这样,还能闻到淡淡的清雅茶香,便已说明了泡茶人的手艺不一般。

  “这茶谁沏的?”孙名眉看向白羽,顿了顿路略露惊讶追问,“难道是小茉……”

  “爷爷吧。”白羽不怎么关心的朝茶壶瞥了一眼回答,“我和她出来的时候,爷爷和爸已经在喝茶了。”

  “爸……?”

  孙名眉疑惑。

  她偏好茶艺,以前也尝过老爷子的手艺。但这壶茶……

  难道是老爷子茶艺又精进了?

  正当孙名眉看着那壶疑惑不解的时候,白羽已经在一边不耐烦了,“哎呀”了一声后继续拉着孙名眉走。

  一边走一边说,“妈,等会儿我给您泡一壶,我给您泡。”

  孙名眉听了笑,顺着他的意往白月儿的方向去,笑骂白羽说,“你?算了吧,我还是喝月儿泡的好了。”

  这话说完孙名眉便因自己刚才的想法,忍不住摇了摇头。

  她刚才居然差点以为那壶茶是苏茉泡的了。现在回头想想又怎么可能呢?

  就连月儿自己从小精心教,才让她初有成绩。苏茉?

  是自己想多了。

  孙名眉摇摇头,为自己刚才那一瞬间闯进脑子里的念头,感到可笑。

  正想到这儿,她已经被白羽拉着到了地方。

  白羽一面松开手,一面快步走到白月儿跟前,“姐,妈来了。你礼物拆开了吗?”

  说完探头探脑,想看看全貌。

  “好了好了。”白月儿笑,顿了顿开口,“小羽,你帮我拿出来一下,要小心点。”

  白羽点头,探头一看,看见里面东西后恍然,一面伸手拿,一面开口,“我还说是什么,还真是这东西啊?姐,你送的礼物也挺没新意的。”

  “你懂什么,这个可是我提前了半年才预订到的。”白月儿在一边伸手虚扶,一面紧张提醒“小心小心。”

  白盛柏见状也上前帮忙,将东西拿出来小心摆放到一旁的小桌上。

  孙名眉见了,扭头朝苏茉的方向看了一眼,见她依旧站在白屈连身边,没半点上前帮忙的意思后,眉头皱了下,又立刻恢复神色重新扭过头去。

  继续看着丈夫和儿子合力将东西拿出来。

  这个小茉,真是没什么眼力劲儿。

  ……算了,好在月儿还算机敏。

  孙名眉说服自己后,举步也走过去,帮忙将棋子拿出来,递给白月儿。

  直到这时苏茉和白屈连才最后走近,和大家一起站在一边,看着眼前的实木棋盘,以及黑、白两色的围棋子。

  “这是榧木吧?”白屈连看了看实木棋盘后问。

  “爷爷好眼力。”白月儿笑吟吟的开口,指指棋子说,“不仅棋盘是榧木,就连这棋子我都是订做的蛤碁石,爷爷您看,这棋子上的纹路是不是很好看?”

  白月儿一面说着,一面从里面拿了一枚递到白屈连手上。

  白屈连眯眼看了看,赞许点头,“嗯,是不错。”

  白月儿见白屈连也点头赞许,高兴得露出笑来,很是开心,“舅舅是职业六段,当然要配最好的棋盘了。”

  孙名眉听了心里也高兴,满脸笑意的看着白月儿,嗔怪,“这东西不便宜吧?你呀,是不是把零用钱都用在这上面了?”

  说完见白月儿笑容腼腆,很不好意思的低了头后,便又说,“真是的,也不和妈妈说一声,这样我也能帮你出一笔钱呀。”

  “妈,你现在出也不晚啊。”白羽在一边接口,顿了顿又说,“姐,这礼物也算我一份,我还在愁到时候送什么呢,现在好了,不用愁了。”

  话音刚落孙明眉便轻轻戳了下白羽,轻瞪他一眼笑骂,“你倒是会取巧。”

  白羽“嘿嘿”笑,顿了顿又扭头看向白月儿嚷嚷,“就这样说定了啊姐,这礼物算我一份。到时候我把钱给你。”

  “说什么给不给钱呢。”白月儿语气温温柔柔,大方的说,“到时候我就说是我两一起买的就行了。”

  “那就谢谢姐了。”白羽听了立刻道谢。

  惹得孙名眉又在一边笑骂他“鬼得很。”

  白月儿在一旁笑,眼角瞄到苏茉后眼神微微闪烁,转身又抓了几颗棋子依次放到白盛柏等人手中。

  一面说,“我听说真正的榧木棋盘落子在上面的时候,声音会不一样,不如我们试试吧?小茉,给你。”

  白月儿分了一圈,将最后一颗递给苏茉。

  苏茉垂眸看了一眼,点头接过。

  将那枚由贝壳打磨,双面凸的棋子拿在手上翻转了几下,欣赏它上面的纹路。

  而白羽等人已经拿着棋子往榧木棋盘上放,细细分辨它到底不同在哪里了。

  “好像……没什么不同?”白羽反复放了半天后,一脸疑惑。顿了顿看向白屈连问,“爷爷,您觉得呢?”

  白屈连摇摇头,将棋子丢旗盒里说,“我下的是象棋,围棋又不太懂。”

  ……也是。

  白羽点点头,拿着棋子在手上抛了几下后,隔空投进棋盒里。

  这作势投篮的做法让白月儿紧张了一下,“哎呀”了一声后小心翼翼的查看了白羽丢进旗盒的棋子,确定没事后才又抬头看向他,轻瞪白羽一眼说,“小羽你小心点,摔碎了怎么办,这可是送给舅舅的礼物。”

  白盛柏和孙名眉也在一边点头附和,孙名眉更是伸手戳了下他的额头,轻骂了一句“你这孩子。”

  惹得白羽做了个鬼脸,这才讪笑着说,“我这不是投进去了嘛,没掉地上。”

  “等你掉地上就糟糕了。”白月儿娇嗔,“白子一百八,黑子多一颗,你摔碎就不成局了。”

  顿了顿又笑着说,“还好你准头好。”

  “那是,我可是篮球队的得分小王子。”白羽自夸。

  但刚得意完便想起今天去十一中比赛,他们一中输了,脸上的笑便淡了几分,还不由自主的朝苏茉瞥了一眼,默默摸了摸鼻子。

  “好了好了,看完了也试过了,赶紧收起来放好吧。”孙名眉笑着说,将手上的棋子交到白月儿手里。

  白盛柏点点头,也和孙名眉一样。

  白月儿接过,这才转身看向苏茉,后知后觉的想起什么,看着她开口,“小茉,你刚刚没试吗?要不要现在试试看?”

  苏茉摇头,又在手指间翻转了几下棋子后开口,“这棋和我知道的不太一样。我还是比较习惯云窑子。”

  “云窑子?是云子吧?”白羽听了立刻吐槽,顿了顿还冲苏茉翻了个白眼,“不会就别说,不然很容易暴露无知的……哎哟!爸!你干嘛打我?!”

  白羽话音未落,后脑勺便被白盛柏拍了一下。双手捧头看向他,有些委屈。

  不过不等白盛柏开口,白屈连便先一步回答,“这句不会就别说,不然很容易暴露无知,更适合你自己收着。”

  顿了顿又解释,“这棋子是用云南盛产的天然矿石窑烧而成的,所以云子也被古称为云窑子,小茉并没有说错。反而是你。”白屈连指指白羽,“暴露了自己没文化的事实。”

  白羽听了满脸不服气,哼了一声又小声嘀咕,“云子就云子,称什么古称,……拽文。”

  “你还说?!”白盛柏听了立刻一瞪眼,又抬了手要打他后脑勺。

  吓得白羽抱着头赶紧跳到一边。

  白月儿见状笑,赶紧岔开话题看向苏茉,“小茉知道云窑子这个古称,是对围棋也有研究吗?太好了,家里就我一个人会围棋,以后可以和你一起下棋了。”

  比起她的雀跃,苏茉就冷淡多了,她摇摇头后说,“我不怎么会,只是知道。”

  “啊?这样啊……”白月儿听了有些失望,叹了口气说,“我还以为我以后有伴儿了呢。”

  顿了顿后又打起精神说,“没关系,舅舅是围棋职业六段,小茉要是感兴趣,到时候可以请舅舅教你。”

  “职业棋士?”苏茉听了,顿了顿又问,“代表我们国家?”

  话音刚落不等白月儿回答,白羽立刻又抢话嚷嚷,“你这不废话嘛,不是我们自己国家的还是哪儿的?你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啊,舅舅对他两国的老对手,可没什么好印象,你倒时候可别说错话惹他生气。”

  苏茉眼皮子都懒得掀,淡淡开口,“那我手上这围棋子是什么样式的?”

  “废话,当然是日式……咦?”白羽说到最后呆住,慢慢的眨眨眼。

  而白盛柏三人也终于想到这层,再看向白月儿花了大价钱,用了大半年时间才定制到的棋盘、棋子,陷入短暂的沉默。

  白月儿的脸色也沉了下来。

  “这……”白盛柏看看棋盘后,又看向孙名眉,“名眉,你弟弟不介意这个吧?要不……”

  顿了顿,看向白月儿,“趁着现在有时间,我们再换个礼物?”

  白月儿没说话,只抿了唇沉默的站在那儿。

  孙名眉见她失落的模样有些心疼,想了想开口打圆场,“应该没问题,我听说很多职业棋士都专门定做,相信名海不会在乎这个的。月儿,别担心。”

  白月儿听了这才抬头看向孙名眉,轻轻的应了一声。

  白羽见状扭头看向苏茉,不高兴的皱眉,“都是你。”

  苏茉耸耸肩,“我就随口一问。再说了,是你说你舅舅不喜欢的。”

  “我……!”白羽语塞,不知道怎么回。

  “没事,我不和你计较。”苏茉见他那模样,“善解人意”的说。

  话音才落便惹得白羽又忍不住冲她瞪眼。

  ……谁和谁不计较啊?!

  气死他了。

  不过苏茉也不打算再理会白羽,反正除了瞪眼还是瞪眼。一移眼看向白月儿,将手上的棋子递给她,想了想补充了一句,“刚才应该是我多想了,听说你跟着他学棋好多年,肯定是清楚他喜好的。不用听我的。”

  “……嗯。”白月儿强扯了笑,点点头后伸手去接苏茉递给自己的棋子。

  但当苏茉松手,棋子即将落在她手心的瞬间,白月儿眼里却带了一分诡异的笑,摊开的手掌故意微微一斜,棋子落在她手上后,便顺势滚落,直直朝地面砸去。

  孙名眉见了,倒抽一口凉气的同时,双手惊怕捂嘴,瞪大眼看着。

  而白月儿也顺势低头,盯着那枚棋子,等待它砸到地面,破碎四散的瞬间。

  苏茉,我看你这次还怎么……

  一只手从视线外伸出,准确的接住那颗掉到一半的棋子。

  ……咦?

  白月儿微睁大了眼,错愕。

  她的视线呆呆的顺着那只凭空的手抬起,直到手重新伸到她眼前,重新摊开后,白月儿才慢慢抬眼,顺着手看向她的主人。

  苏茉。

  “呐。”苏茉将手伸在白月儿面前,神色平静语气淡定,“给你,这次别再不小心弄掉了。”

  “或者。”苏茉顿了顿,眨了下眼静静看着白月儿,杏眼清冷似能看穿人的心思。

  “我帮你直接放回棋盒里?”

  白月儿嘴角扯动了几下,这才松了皮下紧绷。好像刚刚都被吓懵了,现在才缓过劲儿来一样,捂着心口大大的松了口气。

  这次换了双手从苏茉手上再次接过棋子,冲她心有余悸的笑到,“谢谢你小茉,刚才真是吓死我了。”

  孙名眉也在一边捂了胸口,大大的松了口气。

  白羽也嚷嚷着说,“小心点啊!”

  也不知道是让苏茉小心点,还是让白月儿。

  “是啊。”苏茉似笑非笑的看着白月儿,语气平和的附和,“你要小心点啊。”

  “嗯……嗯!”白月儿强扯了笑应声。

  从头到尾白屈连便一直站在一边没说话,只是将这些都尽收眼底。

  直到现在他才收回视线,朝白盛柏瞥去。

  见他神色平静的看着白月儿,但眼底藏了两分疑惑后,这才欣慰的收回视线。

  ……哼,还算没蠢到家。

  但一转眼移到孙子白羽身上,又没忍住翻了个白眼。

  差点忘了这还有个蠢到家的。

  晚饭结束后白屈连和苏茉便离开白家。

  白羽两人也各自回房间学习。至于孙名眉,则坐在沙发上一边翻阅最近送来的奢侈品会员杂志。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www.166xs.cc

  上面都是最新一季的新品,只有最高级的会员才能第一时间订阅到。

  大约看了十几分钟后,白盛柏便从外面回来。

  孙名眉见状,一面将杂志往旁边一放一面开口,“回来啦?”

  “……嗯。”白盛柏随意应了一声,显得有点心事。

  这模样孙明眉自然看出来了,眉头微蹙后有些不高兴,“怎么?小茉又惹你不高兴了?”

  “嗯……嗯??!”心不在焉的白盛柏应到一半后惊觉回神,看向妻子后问,“你怎么会这么说?小茉没有惹我不高兴啊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这个表情。”孙名眉吐槽,顿了顿随意的挥挥手,“没惹就没惹吧,反正我也不太在意。对了,我是有其他重要事要跟你说。”

  “等名海的生日过了,再不久就是月儿的生日,到时候她就满十八岁了。这成人礼可轻不得。”孙名眉顿了顿又说,“所以得和你商量一下才行。”

  话才说完,白盛柏便肉眼可见的皱了眉头,盯着孙名眉也时无话。

  看得她很是困惑,想了想没觉得自己哪儿说错了呀?便蹙眉问,“怎么了?”

  “……哎。”

  见孙名眉真的不自知,白盛柏禁不住叹了口气。缓缓摇头后这才开口,“名眉啊……你让我说什么好。”

  “哎呀到底怎么了嘛。”孙名眉疑惑。

  白盛柏见她还不懂,也不和她绕弯子了。直接问,“你只和我商量月儿,怎么不记得茉茉呢?”

  “小茉?商量小茉做什么?”孙名眉一脸不解,“又不是她过生日……啊。”

  话说到这儿,孙名眉才恍然想起,苏茉和白月儿,原本就是因为同一天出生才被抱错的。

  她竟然完全忘记了。

  白盛柏见她不知该说什么,叹了口气后起身,摇摇头后往楼上走。

  “等你想好两个女儿的生日,再找我商量吧。”

  白盛柏头也不回的说,“两个女儿”的音咬得微重。

  剩下孙名眉单独一人坐在那儿,有些无措。

  作者有话要说:晚安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