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6小说 > 在女团选秀当团宠[穿书] > 第 43 章 闹事

第 43 章 闹事

 推荐阅读:
     呲!凌厉的剑锋划破血肉,关麟的身躯再次添上伤痕。

  叮!毕云涛横剑挡下关麟的回身一剑,一个箭步上前,被血红色玄气包裹的手掌快速地印在了后者的胸膛之上。

  “噗!”一口鲜血不由自主地喷出,关麟脚步酿跄着向后退去。

  “死吧!”毕云浪快剑一出,把握的是关麟身形失稳的那一个关键点。他对这一剑势在必得,能够直接了结关麟的性命。上一次的重伤之仇终于可以回报了!

  “嗯!”毕云浪目光迎上了关麟的双眼。冷漠,冷酷,似乎肉体上的连续打击并没有对他有多少的影响。

  没有多少时间用来思考,毕云浪那血红的长剑眨眼之间便刺入了关麟的左胸。

  “偏了一寸!”毕云浪脸色微变,他这一剑本应该刺透对方的心脏。

  “竟然还有余力!”在毕云浪侧后的毕云涛看得真切,在那长剑即将刺入关麟身体的前一刻,后者一个微微侧身,便避开了致命的一剑。

  “呃嗯!”关麟目光一凝,始终护着白露的左手突然探出,一把抓住了毕云浪那来不及缩回的右手。同时右手中的三尺青锋向毕云浪斜削了过去!

  “不好!”瞧见那突然的变故,在侧后的毕云涛第一时间反应过来,提起手中大剑一个箭步冲了过去,朝着关麟的脑袋斩去,他要逼迫后者回剑,从而解去毕云浪的危机!

  “呼!”但就在这时,一股致命的杀机突然从身后袭来,毕云涛面色一变,毫不犹豫地回剑抵挡!

  “叮!”磅礴的力道从手中大剑传来,毕云涛一看,压在剑身上的却是一柄轻薄的单刀!

  “呃啊!!”同一时间,一声凄惨的呼喊声从身侧升起,毕云涛偏头一看,只见他的兄弟浑身浴血,一条明显的血痕从左腰延伸到了右肩!

  “哈啊!”一剑伤敌,关麟没有停手的意思,挥手就是一剑封喉。毕云浪没有任何的抵挡机会,只能一手捂向自己的咽喉,另一只手颤抖着伸向一旁的毕云涛,无助的模样让后者痛苦不堪。

  嘭!浴血的身影后仰着倒了下去。毕云浪没有想到,原本是一场复仇的好戏,为什么会是如今的这样一个局面?

  毕云浪双目望着天空,渐渐地失去了神采……

  “你们,该死!!”悲伤过后,是那如海浪般一层叠一层的怒气!

  “哈啊!”一声爆喝,毕云涛体内玄气猛然爆发,血红色玄气化成一阵风暴席卷周边。

  一道白色光影一闪而过,殇的身影从毕云涛身前消失,在看时,却是与关麟白露两人出现在了五丈之外。

  “你的伤很重,不要乱动。”殇将关麟放下,便回身转向场中的毕云涛与银血。

  “小关!”白露紧张地上前,利索地拔出了关麟左胸上的血红长剑,随后掏出一只瓷瓶,从中倒出了些许白色粉末,均匀地涂在关麟的伤口上。

  经过这段时间的经历,白露如今是一个颇有些许经验的医疗兵了。

  “……”关麟现在感到身子很沉重,疲惫不堪,很有躺下睡一觉的意思。身体上的创伤已经给予了他太多的伤害,如今的他很难再经历一场战斗了。

  “敌人还有两个,他会怎么做呢?会利用自身的速度进行缠斗吗……”关麟拄着长剑,勉强提起神,关注着失态的发展。

  “小子,我要你血债血偿!”在玄气的吞吐下,毕云涛衣衫鼓荡,他盯着遍体鳞伤的关麟,狠狠地说道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啧啧啧……”关麟还没有说话,另一边的银血却是出人意料的开了话头,“真是怪事,你要杀别人,却不允许别人杀你吗?好逻辑。”

  “银血?你什么意思?!”毕云涛一愣,随后怒气冲冲地质问道。他们不是一边的吗?

  “没什么意思,”银血背枪在后,左手挑起一缕发丝,无所谓地说道,“人在江湖,生生死死很平常的嘛,看开点吧,毕竟你至少还活着。”

  “你!……”毕云涛怒火中烧,一时间竟是说不上话来。

  “怎样?想与我过过招吗?”银血目光斜视,大有厮杀一场的意味。不过他这次的目标却是之前“同盟”的毕云涛。

  “哼!”毕云涛压下怒气,他没有想到银血会在这个时候与他反目。按理来说,这时两人应该合力铲除那三人才对,怎么会变成这样呢?

  “银血这人性情变幻无常,看他的神情不想是在迷惑那名刀客……”毕云涛面色铁青,一时拿不准那银血的意图,“罢了,先保存有用之身,来日再一一讨回!”

  念头一起,毕云涛拎起温度渐渐消散的毕云浪尸体,快速地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。

  “走了一个,你还要再战吗?”殇刀锋指向一派从容的银血。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www.1666xs.com

  “今天的兴致散了,”银血摇摇头说道,“你是一个好对手,期待来日与你无所顾虑的一战,请!”

  说完,银血身形一闪,向远方掠去。

  “银血……”殇眉头轻抬,将单刀收起,转身面向关麟与白露。

  “此地不宜久留,我先带你们离开。”殇说着,便带头领路了。

  关麟在白露的搀扶下勉强起身,亦步亦趋地跟在殇的身后。

  “多谢侠士相助,不知侠士是受了谁的托付,来救助我二人?”关麟一边问着,一边警惕着前方那人的动作。对方的来历不明,想要让他轻易地将自己与白露的性命交托在对方的手中,无疑是在说笑。虽然如今的关麟怕完全不是对方的一合之敌。

  “受洛城红绣纺所托。因为一位朋友的缘故,才接了这一趟差事。”殇似乎是为了打消关麟的疑虑,如此说道。

  “红绣纺……确实是这次出镖的目的地。”关麟神情微松,信息对的上,眼前这人很有可能是“真货”。

  其实关麟知道,就算眼前这人想要对他俩人不利,他现在也没有力气抵抗了。

  “……?”这时,关麟发现一只小手往他的手中塞了一个温热的小东西。

  关麟不动声色地看了白露一眼,发现她正在比划着噤声的手势。

  没有多少功夫端详手中的是什么,关麟直接将那小东西塞进了长靴之中。

  走了没多久,殇便带回了三匹马匹。那是之前大战时跑散了的马匹,幸运的是它们没有跑太远。

  随后,三人骑上马匹,向洛城的方向行去。为了照顾伤重的关麟,三人走的并不快。

  直到入夜了,三人方才到达目的地。

  夜色下的洛城灯火通明,人来人往,一派繁荣昌盛之象。可是关麟是看不到了,在进城门前,他已经昏厥了过去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